滨州翻译公司,滨州翻译

滨州翻译公司 滨州翻译公司 滨州翻译公司
123

青岛翻译公司整理:翻译应该像间谍 外语教授新观点

当前,外国文 化输入中国尤以图书为甚。但翻译 水准却每况愈下。以文学作品为例,休说鬼斧神工的“化境”之笔,甚至文 通字顺都有距离。一些非 常低级的错误也屡见不鲜。例如竟 有人将吾国土生土长的孟子和孙子从英文Mencius和Sun Tzu译为“孟修斯”和“桑·祖”,成了莫 名其妙的虚拟人物。还有人 将波伏瓦的名著《第二性》弄成哗众取宠的“《第二性生活》”,把“美国中部”自鸣得意地译成“中美洲”。如此这般,难怪去 年的第三届鲁迅文学奖中,文学翻 译奖五个名额只评出了两部,“想再找出三部,可是质量太差”。

  读这些翻译作品,给人的 感觉似乎不是读文学,而是读文字,不是读作品,而是读商品。这样,承载着 外国文化密码的书籍显然常常被我们误读。究其原因,诸多翻 译者还不知道翻译到底是什么?

  关于翻译有种种比喻,在我看来,翻译应该像间谍。日本著 名作家村上春树曾对我说,人的存 在像一座二层楼。一楼是客厅餐厅,二楼是卧室书房,一般人 的活动范围到此为止。不过,一楼下面还有地下室,一般人很难进去。那个地 下室就是每个人的灵魂,没有灯,一团漆黑,自己在那里鼓鼓捣捣,之后关好门,写出了 一部又一部作品。

  既然人 家费好大劲进入灵魂的地下室摸黑,那么如 果译者只在明亮舒适的一楼客厅跷着二郎腿悠然自得地喝茶,译出来 的东西肯定是客厅式的而不是地下室式的。若想译得好些,就必须当间谍,尾随其 后钻进黑乎乎的地下室,并让眼 睛尽快习惯黑暗,看他看什么、摸什么、鼓捣什么。最重要 是猎取他的灵魂信息,随他一 起潜入灵魂深处,迅速捕 捉其灵魂哪怕稍纵即逝微乎其微的闪烁和震颤。一句话,就是把 他的魂儿偷出来!

  世上有军事间谍,有经济间谍,要破译外国文化密码,就需要 让各类翻译当灵魂间谍,目的是 为了灵魂的对接、灵魂的交流。不讳地说,当下的中国翻译界,就有不 少人当不好这个间谍。否则,译者偷 来的不是原作的灵魂,而只是其皮毛。

  究其原因,可大致 概括成以下四点。一是老 一辈翻译家因为年龄关系退出了,中年一 代因历史原因溃不成军,年轻一代、尤其外 语出身的年轻人中文功底较差,而且缺乏文学悟性。二是受 浮躁世风的影响,有些人 不但功底差和缺乏悟性,还缺乏 译学良知和认真态度,好逸恶劳,懒得潜入“黑乎乎的地下室”偷取作者的灵魂。三是翻译稿酬偏低,执行的 仍是多年前的标准,每千字平均五六十元,作为副 业没什么经济效益,单纯搞 翻译更是维持不了生计。四是翻 译成果未得到公正对待。在大学,译著很难进入“嫡系”评价体制,甚至直接被打入冷宫。比如,傅雷译的《高老头》不算成果,研究《高老头》的算成果。如此这般,还有多 少人有心思搞翻译呢?有多少 人情愿起早摸黑当灵魂间谍呢?多数人 宁肯去拼凑基本无新意可言的所谓学术论文,也不肯 静静坐下来翻译一本有价值的文学作品或学术名著。

  在广义上,或许我 们每一个人都是译者和被译者。大至外交声明、大会讲话,小至对方的一瞥眼神、一丝微笑、一个动作、一句话语,人们一 般都极少照单全收,而要钻进去加以翻译,译出其真正含义(这方面 的翻译高手倒是比比皆是)。所译对 象自然不是日语也不是英语法语德语葡萄牙语,而是我们的母语汉语。还是村上春树说得好,语言这东西“不具自明性”,“无论置身何处,我们的 某一部分都是异乡人”。换言之,我们终 生都彷徨于译与被译之间,都受困于“间谍”的主动 语态和被动语态。这当然是无奈的,但人生 也因此而变得多彩和有趣。


推荐阅读


滨州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在线客服

QQ客服一
QQ客服二
QQ客服三
友情链接:    秒速五分彩   KG万人炸金花   财神棋牌主页   k8棋牌在线   彩票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