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翻译公司,滨州翻译

滨州翻译公司 滨州翻译公司 滨州翻译公司
123

由专名引起的误译

  在翻译过程中,人们经 常会遇到一些诸如人名、地名、组织名等专有名词。由于专名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因而对 一些缺乏一定背景知识的人来说,专名的 翻译就成了一只拦路虎。由此出 现的误译也司空见惯。

就人名的翻译而言,大多数 都会认为这是件非常简单的事。的确,在翻译 一般的人名的时候,大家只 要按照标准的音译方法即可,无需为 了标准或规范的译名而冥思苦想。但是名 人的人名翻译显然就不同了。当然,他们中 有许多也是音译过来的,但也有 一部分是约定俗成的。一旦不 知道他们的底细,大家就有可能犯下像“常凯申”一类的错误。例如,在一部词典中的convulsion条下有这么一个例证——“the political convulsions that led to de Gaulle's return to power in May 1958 1958年五月 令高尔重新掌权的政治骚乱”,大家看 后肯定会犯嘀咕:这位“高尔”到底是谁呢?从上下文来看,他应该 是某个国家的领导人之类的角色。“高尔”想必是从Gaulle随意音译而来的,但它之前的“de”该怎么说呢?这个词 语在法语等语言中比较常见,常表示“from”、“of”、“to”、“by”等意思,同时它 也用于人名之中。看来此处的de Gaulle连在一起是一个人名。其实他 就是法国鼎鼎大名的戴高乐将军。

在地名 的翻译方面同样也会出现一些误译的现象。由于国 外的一些地名和人名在词形、发音等方面有点相似,因而有 时地名会被误看作人名。例如,在前几 年出版的一部大型双解词典中的yuppify条下设 有这么一个例句——“Kreuzberg is slowly being yuppified with smart little eating places. 克鲁兹 伯格常去时髦的小饭馆用餐,慢慢地被雅皮士化了”,其中的Kreuzberg显然被译成了人名,而事实 上它是德国首都柏林的一个区,通常被译作“克罗依茨贝格”,因而此例句似应译作“由于有 了众多时髦的小餐馆,克罗依 茨贝格区正逐渐被雅皮士化。”其实,倘若译者知道yuppify的用法,也许就 不会犯下上述的错误。虽然yuppie(雅皮士)指的是人,而yuppify的用法,犹如比 它早十几年出现的gentrify(以中产 阶级品位对街区进行翻新),指的却是“为迎合 雅皮士品位而对区域作些改变”。 

世界上 的各类组织数量众多,名称各异,也时常 给译者带来不少麻烦。例如,在一词 典网站中有这么一条例证——“David Hirst was controversially sent off on his European debut for Sheffield Wednesday last night. 周三,也就是昨天晚上大卫·赫斯特 代表谢菲尔德足球俱乐部参加他在欧洲的首场比赛时被罚下场,引来一片争议”,译文中的“周三”和“昨天晚上”两个时 间状语着实令人费解。事实上,Sheffield Wednesday是英国 的一个足球俱乐部,通常被译作“谢菲尔德星期三”或简称作“谢周三”。奇怪的是,网上其 他地方还出现了一个与此翻译同样糟糕的译法,即“戴维·赫斯特 竟然把他欧洲之行的第一站定在了谢菲尔德星期三俱乐部,这点饱受争议”。

有些专名历史悠久,词义随 着时代发展也有了新的衍生。但有些 译者在翻译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造成了“穿越”的翻译。例如,在读到“Homer was roughly contemporaneous with the first Olympic Games. 荷马大 致生活在第一届 奥林匹克运动会时期”的时候,你会有怎样的感想呢?荷马是古希腊诗人,他生活 的时代应该是公元前9-8世纪,而“第一届 奥林匹克运动会”应该是在1896年举办的。显然。此处的Olympic Games指的不 是现代的奥运会,而是指古希腊时候的“奥林匹克竞赛会”。同样,如果我们把报章中的Tory(保守党)翻作“托利党”,那就犯了相同的错误。这是因 为托利党是个历史概念,指的是英国18世纪和19世纪初 期的一个政治群体。


推荐阅读


滨州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在线客服

QQ客服一
QQ客服二
QQ客服三
友情链接:    比特棋牌   彩票网上购买恢复了吗   彩票777   手机怎么买彩票   宝马棋牌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