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翻译公司,滨州翻译

滨州翻译公司 滨州翻译公司 滨州翻译公司
123

中国翻 译界到底有多乱多没底线呢?

众所周知,没有翻译,就没有 世界各国之间文化与科学技术的相互交流,因而,翻译这个行当,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显得非常重要。

  原本,通过翻 译来拓宽国人的视野和知识面,这是一 件勿需置疑的利国利民之事,然而当下译本之“烂”,不说让 好事变成了坏事,至少也 给读译本的人徒增了不少困惑和麻烦,却也是事实。近日,知名专栏作家魏英杰 (微博)就在自己的博客撰文,向中国 翻译界狠狠开了一炮。

  那么,中国翻 译界到底有多乱多没底线呢?对此,记者作了相关采访。□记者 刘芳

  垃圾翻译,怎么能让读者买单?

  6月13日,魏英杰 在博客发表题为《没有责 任与底线的中国翻译界》的文章,对中国 翻译界的种种乱象进行了尖锐抨击。文中,魏英杰 力陈了翻译界四大硬伤:一是译名混乱,二是语言拖沓臃肿,不堪卒读,三是常识性错误太多,四是随意性太强,对原文任意取舍。在谈到 译名混乱问题时,他以自 己阅读经历举了例子,比如他想了解汉娜·阿伦特关于“平庸的恶”(the banality of evil)概念的论述,在查看 了自己手头已经拥有的很多资料后,他又特 意跑到书店去买了一堆相关书籍回来,结果资料查下来发现,“平庸的恶”这个词,同时还有平庸的邪恶、平庸之罪、恶的平庸性、罪恶之 浮浅性以及罪恶的平庸性等等多种译法,而译名不同,意思完全不同。于是,阿伦特所说的“恶”,究竟是邪恶,还是罪恶,他就不得其解了。

  采访中,魏英杰说,最让他 无法接受的是有些翻译文章,因为译 者本身对原著某句或某段话不懂,所以在翻译时,索性就 把不懂的地方给忽略了。为此,他以前 就写过好几篇批评翻译界的文章,他觉得“中国翻 译界存在的混乱问题,已经是罄竹难书了。”

  魏英杰告诉记者,中国也有好翻译的,只是他 个人认为尊重原著的好翻译实在少之又少,所以,翻译界 总体给他的感觉就是很“烂”。“本来学 术界一些翻译著作要求非常严谨,可往往一本书读下来,这样那 样的问题多得不得了,不仅对 学术一点帮助都没有,其中所 出现的错误还要全部由买书人买单,这是什么道理?”魏英杰说着说着,就有些气愤了。

  “我怀疑 我书架上的翻译书有一大半都是垃圾,多年辛苦,却是在搜集垃圾,这种心情很糟糕。”魏英杰说,也许现 在不只是他一个人注意到了翻译界存在的诸多问题,更多的人不说,可能是不屑去说,或者是 已经见多不怪了。

  稿酬太少,不是“烂”的理由

  翻译界缘何如此“烂”?症结在哪里?魏英杰认为,主要是外行翻译多。

  魏英杰说,现代学 术体系日益繁杂,专业分工日益精细,懂得一 门外语并不足以应对所有专业领域的翻译工作。比如一 个研究历史的学者,你让他去翻译哲学、医学论著,这本身就等于跨行,已经超出其翻译领域,出错也是必然的。再者,有些译 者虽然术有专攻,但总是急于求成,所以在 翻译时就出现掺水现象。比如,之前他 看到一套经济学丛书,题材很具吸引力,结果细看发现,四五本 书只有三本是同一译者,这种情况下,他就不 得不怀疑这套丛书的品质了。

  另外,魏英杰 还提到了出版体制的问题,他说,据他了解,由于版权的时效性,出版社 留给译者的时间并不多。商务印书馆的“汉译名著”,许多译 者可以说是数年、数十年磨一书,但现在 译者拿到一本书,几个月就得拿出译稿。这样一来,难免不出现粗制滥造。当然,翻译作品稿费过低,出版社 专业人才贫乏等问题,也是出 现大量无良翻译的原因。试想,出版社 请人翻译法语作品,自己却 找不到懂法语的编辑审稿,这样的 图书就这么发行出去,读者看 到的书又会怎样?

  除此之外,魏英杰 还提到部分翻译的态度问题。他仍以自己买书为例。他说,有一天他去书店,看到一本书很想买,结果一 看是老师带着本科生、研究生翻译的,就不敢下手了。他调侃 自己的英语本来就不好,但仍能 在译本中找出那么多问题,这翻译水平可想而知。

  不过,魏英杰 最讨厌的还是那些无良翻译拿稿酬低说事儿。“那些人认为稿酬低了,翻译水 平就得和稿酬成正比。如果是纯粹搞翻译的,嫌稿酬 低你可以不做啊,总不能稿酬低,你就胡乱翻译吧?”魏英杰说,“还有那些为了出论文,不给钱做翻译的,这些人 完全就是态度问题。翻译本 身就是个很严谨的工作,专业不 过关还出来翻译,尤其是学术类的书,主要拚的是专业背景,对概念的把握,如果没有专业底子,能翻译好吗?这不是害人吗?”

  层层转包,造成翻译市场混乱

  对于魏英杰的批评,从事翻 译工作多年的王云桦认为,译名混 乱问题算不上问题。他说,同一文 稿会被不同的人多次翻译,译名不同是正常现象,毕竟翻 译是一项无标准答案可循的工作,不像1+1=2这么绝对。不过,前提是译法要准确。

  王云桦说,至于译 本中语言拖沓臃肿等诸多问题,的确是 翻译界的一大弊病,其主要 原因和层层转包有关。王云桦告诉记者,在翻译圈里,很多翻 译作品都有被层层低价转包的经历,最后落 在了经验不足的菜鸟级翻译手中,以致问 题译本层出不穷。不过他坚信,一般经 验达到十年以上的老翻译,其译文 可读性还是比较高的。

  某译员也认为,译名混 乱是翻译界普遍现象,不过他 觉得这个问题只会出现在原文信息含量少的情况下,尤其是 标题类和一词多义。

  翻译讲究“信、达、雅”,职业翻 译一般都有过校对经历,遇到“拖沓臃肿,不堪卒读”的译文,的确让人火冒三丈,因为翻译痕迹太重,根本不 是正常人的说话方式。这种译文缺乏再创造,也就成了“英式汉语”。

  针对魏 英杰提出的翻译界“烂”现象,陈学亮认为,有些译本之所以“烂”,和翻译界的“乱”是密不可分的。他说,现在翻 译界根本无规范可依,做翻译的门槛很低,无任何准入限制,很多在 校大学生都在做兼职翻译。他觉得,外语能 力只是做翻译的条件之一,更重要的还是经验,没有一 百万以上的翻译量,译文肯定是“不堪卒读”的。

  另外,陈学亮也指出,有相当 一部分翻译公司只追求利益最大化,以极低的价格接业务,然后找 报价更低的译员,这也是 造成翻译界混乱无序、译品劣质的原因。正是上 述翻译公司和出版社及不合格的译员扰乱了翻译市场,造成了 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他希望 相关部门能拿出态度对翻译市场加以规范。

  宽容接纳,但译者更要态度严谨

  宁波某 外贸公司业务经理杨英说,她虽然 主要从事口语翻译,但作为读者,译本她也看过不少。她觉得,由于东 西方文化背景不同,对有些 词的的翻译也会不同。比如一 些习惯用语的差别,“New Zealand,Sydney”,这样的 地名我们国内习惯翻译成新西兰和悉尼,而台湾 或者香港更喜欢翻译成纽西兰和雪梨。所以,她只能 认同魏英杰的部分观点,整体来看,她个人 觉得魏英杰对翻译界要求过于严格了。

  吴浴阳 是一家公司的项目负责人,虽然日常工作很忙,但研究 生毕业的他仍然保持着日常读书的习惯。对于魏英杰的观点,他表示很赞同,他说,即便只 是一名普通的读者,但他读 到一本翻译不理想的书时,确实会 有那种吃饭吃到了苍蝇般的不爽。不过他也认为,翻译的“烂”,其责任 不能都归于翻译界和翻译人,出版社也难辞其咎。

  谁在审稿?谁决定出版?另外,出版社 为什么不尊重翻译人的成果把酬劳降得那么低?还不是利益的驱驶。综合以上因素,出版社 也只能找一些水平不高的人翻译。吴浴阳说,他当年 买了一本迈克尔·波特的《竞争优势》专业书,结果发现,译者竟 然是自己认识的人。因为感 觉这本书读起来特别艰涩,于是他和译者联系,结果对 方很坦诚地对他说,这本书 是他和几个学生一起译出来的。后来他 又看了另一家出版社译的同一本书,完全是两种感觉,读后一 本书的速度明显比前一本要快很多。

  吴浴阳说,以前他 在工作中还碰到过一个翻译,水平很有限,接到译 本后就借助金山词霸,搞得来 像是会用金山词霸的人就可以做翻译。吴浴阳认为,一本好的译作,其实对 作者来说是一个再创作过程,语言体系不一样、文化背景不一致,思维方式有差异,这些因 素都对译者的水平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只有他 们对自己要求严谨了,才能译出好译本来,才能对 得起读者的期望和眼球。

来源:现代金报

青岛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滨州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在线客服

QQ客服一
QQ客服二
QQ客服三
友情链接:    正规的购彩app   038彩票登录平台   一元彩票投注平台   038彩票网址多少   k8棋牌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