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翻译公司,滨州翻译

滨州翻译公司 滨州翻译公司 滨州翻译公司
123

进口片 片名翻译缺审美

进口片 片名翻译缺审美

名字,是一个符号代言,对于电影来说,综观现 在的电影片名风格,国外电 影的译名逐渐丧失美学的情怀,华语电影片名则朝着“精分”的目标在大步向前。


  先说华语电影的片名,它的槽点无法计数。《对不起,我爱你》、《我爱的是你爱我》、《谁说我们不会爱》、《如果不能好好爱》……名字变 得越来越长的同时,表达的 意思也越来越奇诡,而传递 的信息则越来越如同高海拔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更夸张的是《我的男男男男朋友》,到底什么意思嘛?


  玩文字游戏,还多多 少少浪费了创作者的脑细胞,那么下 面的这些片名可以直接加以“低俗”的定义。《小神来了》、《嗨起,打他个鬼子》、《神通乡巴佬》、《青蛙王国之我嘞个去》,这些名 字看似搏了噱头,实则丧失了品位。


  片名如 同一部电影的脸面,纵然要 想尽办法打扮得艳丽夺目,但也不 能在上面随意妆点,胡乱涂抹,像东施一样,不仅失去了自我,而且还 落了个被人耻笑的结局。


  随着中 国电影市场的开放,越来越 多的国外电影也能与观众见面。给这些 洋电影娶个中国名字,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儿。做片名 翻译大致上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像《小兵张嘎》里面的胖翻译,喜欢直译;另一种是《让子弹飞》里的葛师爷,中意“二次创作”。


  清代思 想家严复早就对翻译提出了三个标准:信、达、雅。过去,我们的 翻译基本上是遵照这个原则,个中有 不少绝佳的好名,比如《魂断蓝桥》、《廊桥遗梦》、《深闺疑云》、《春天的17个瞬间》等等,译名不仅富含信息,而且充满艺术审美。就算是 一些商业动作片,也有好名字,比如《碟中谍》,相同读音,不同所指,暗藏巧思。然而到了如今,多数的 引进电影几乎都是直译过来,《钢铁侠》、《饥饿游戏》、《黑衣人》、《阿凡达》……不能不说不好,然而太过平白,不知不 觉中丧失了一种审美趣味。


  不过分拘泥于剧情,不苍白陈述剧情大纲,不故弄玄虚词不达意,不丧失语境的美学,做到这些,离取一 个好名字就不远了。


青岛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滨州翻译公司推荐阅读

在线客服

QQ客服一
QQ客服二
QQ客服三
友情链接:    一元彩票投注平台   天赢棋牌游戏   开户彩票网站   天赢棋牌首页   比特棋牌